身邊很多朋友在修佛,我是不誠心的佛教徒,沒有跟著去唸經,捧油(實在不能說同修...因為我沒有修...>"<) 怕我有如脫韁野馬再也回不來了,偶爾寄一些佛的小品來,最近收到的這則分享給大家~ 

小和尚:施主~妳離我越近,我離佛越遠
女施主:小和尚~我就是佛祖的化身

禪堂中死一般的寂靜,寂靜得似乎空無一人,只有守關的老禪師心中清楚,參加這次閉關的四十名法師今天已經到了最後一關——破生死關;生死觀亦稱情欲關,情欲不斷,生死難了,但願這些法師今天能不出意外,順利過關。

就在守關老禪師擔憂默禱中,門外傳來了陣陣爭吵聲,是禪堂外護關的師父與一名女子在爭吵,老禪師輕輕打開房門想勸阻爭吵,可就在這時,那名女子猛地推開了房門,突然一步闖進了禪堂,守關法師再想攔時已經遲了。

隨著門響四十位閉關的法師幾乎同時睜開了眼睛,他們被眼前的這位女子驚呆了,一位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,是那樣的秀美、端莊、俏麗、輕盈,她的目光掃遍了每一位端坐的禪師,並報以淡雅溫柔的一笑,那攝人神魂的一瞥,那動人心魄的一笑,足以讓每一個見到她的人終生難忘。

守關的老禪師恭敬地合掌相問:「請問女施主進我禪堂,不知有何貴幹?」
少女:「阿彌陀佛!得知眾位法師在此閉關,我特來供養每位法師僧鞋一雙,請老禪師慈悲,滿我心願。」
老禪師:「既然如此,請施主將僧鞋留下,待出關之後老納替施主分發便是。」
少女輕輕一搖頭,含笑答道:「我發願將每雙僧鞋親自為法師們穿上,請禪師慈悲,這樣既滿了我的宿願,也滿了諸位法師的難言之願。」

此時禪堂中四十位法師一聽少女要親自為自己穿上僧鞋,無不怦然心動,個個面露欣喜之色。

老禪師無奈地歎息一聲,合掌應道:「既是如此,施主請便。」

少女輕移蓮步,依次為每一位法師躬身穿鞋,那姣美的笑臉,那柔軟的雙手,那阿娜的身姿,那沁人的幽香,使每個法師無不暗暗自慨:「能與此女相伴一日,死也足矣!」
當少女為最後一位法師穿好僧鞋,準備離開禪堂時,才發現禪堂的門已經被鎖死了,少女來到老禪師面前問道:「師父將小女子鎖在禪堂內,不知有何打算?我怎麼出去啊?」

老禪師面沉似水,冷冷說道:「你今天還打算出去嗎?」 
少女:「是啊,僧鞋已經發完了,我也該回家了。」
老禪師:「寧攪千江水,莫動道人心!你今天攪擾了我禪堂內四十位法師的道心,你還打算活著走出禪堂嗎?」
少女驚慌地問道::「我是來佈施僧鞋的,法師們見色動心,難道是我的錯嗎?快把門打開放我出去。」
老禪師:「放你出去很簡單,但你得把一樣東西留下。」
少女:「請問法師你想要把我的什麼東西留下?」
「你的命」老法師平順地說。

少女淚眼流情、楚楚動人地跪倒在老禪師面前委屈地問道:「為什麼要我的命?」 
老禪師:「因為你今天種了一個惡因,在你面前只有兩條路:

一 、你將四十世輪迴女身,分別嫁給這四十位因你而動心的法師,他們也將輪回在六道,不論他們投生在那一道中,你都得隨業嫁。
二、就是你今天死在這裏,斷了這四十世輪迴之因。」

少女驚恐地睜大了美麗的雙眼,任由委屈的淚水流下面頰,:「我再沒有別的選擇了嗎?」
「是的!兩條路由你自己選。」老禪師回答。

少女緩緩地對老禪師說道:「麻煩您給我找一條絲絛,我寧可把命留下,也不願再輪迴四十世女身。」

聽到少女的話,禪堂裏的四十位元法師全部驚呆了,看到剛才還是嫵媚動人的少女如今卻是神色凝重地手持絲絛,慢慢地走向門前去結束自己美麗而寶貴生命,無不為之惋惜。

少女自盡了,就吊死在禪堂門前的橫樑上,那曾經是春情勃動的生命,如今已灰飛煙滅,那曾經豔如花蕊的臉龐,如今已蒼白冷漠,但仍不失她的美麗。

三天以後,少女的屍身開始散發出腐臭,蒼白美麗的面頰也變了顏色,可老禪師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,每天護守著禪堂內這四十位閉關的師父們。隨著時間一天天的推移,少女的屍身一天天也在發生著變化, 原本婀娜苗條的身軀,現在已經腐爛的臃腫不堪,那曾經令人心動的面孔如今變成淡綠色,不斷滲出的腐液,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惡臭,閉關的師父們已經無法忍受了,想要請老禪師打開門窗換換空氣,並把這具女屍移出去,可老禪師仍然像無事人一樣,繼續無言地守候在禪堂內。

第七天,四十位閉關的師父們,面對著這具奇臭無比又令人恐怖的女屍再也忍無可忍的時侯,女屍身上的一塊腐肉脫落了,裙子和褲子也同時脫落了,這時大家才看清,腐肉脫落的地方露出了駭人的白骨,上面爬滿了蠕動的腐蛆。大家再也控制不住了,幾乎是同時作嘔起來。

老禪師緩緩地從蒲團上起來,面對大家冷冷地說道:「大家想要出禪堂嗎?」 
「對!」四十個人同聲回答。
老禪師:「那好,誰能回答上我的問題,就可以出去了,想回答的舉手。」
四十個師父同時舉手。

老禪師回手一指身邊的女屍問道:「她是誰?」
四十個閉關的師父全愣住了,啞口無言。
老禪師站在女屍面前大聲問道:「告訴我,她是誰?是那個令你們神魂顛倒想入非非的少女嗎?」
「不是!」回答整齊!
老禪師:「現在你還打算和她廝守終生嗎?」
「不!」異口同聲!
老禪師:「這個世界上還有讓你們值得動心的人嗎?」
「沒有!」斬釘截鐵!


老禪師大手一揮:「好,出關!」


女屍身上蒙著一塊黃布,被四十個出關的師父們抬出來了,師父們並沒有散去,因為他們心中還有一個結:「她是誰?」
老禪師神情莊重地帶領著大家向停放在地上的女屍頂禮匐拜後,對大家說:「你們不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誰嗎?我走以後,你們自己看吧。」

 

說完老禪師轉身走回了自己的寮房。
當大家緊張地掀起蓋在女屍身上的黃布時,全部驚呆了,這哪裡是他們抬出來的腐爛女屍啊?
原來是寺院裏的一尊觀世音菩薩聖像,大家恭敬地把觀音菩薩聖像安頓好後,才想起應該問問老禪師是怎麼知道的?

大家發瘋般地跑到老禪師的寮房時,老禪師已經圓寂坐化了。

禪,留給我們的是啟示,不是遺憾。  

 

 

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煩惱, 所以有許多人,不約而同地問了佛祖一樣的問題:
「我該怎麼做,才能不再煩憂?」

佛祖給的答案都相同:

「只要放下,你就能不再煩惱。」

有個自以為聰明的人很不服氣, 便專程去找佛祖,挑釁地問:「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人,就有千千萬萬種煩惱。
但是您給他們的解決方式都完全相同,那豈不是太可笑了?」

佛祖沒有生氣,只是反問男子:


「你晚上睡覺的時候,會做夢嗎?」
「當然會!」男子回答。
「那麼,你每天晚上做的夢,都是一樣的嗎?」佛祖又問。
「當然是不一樣的。」
「你睡了千千萬萬次,就做了千千萬萬個夢。」

佛祖微笑地說:「但是要結束夢的方法,卻都是一樣的,那就是:『醒過來』!」

男子聽到佛祖的回答,啞口無言。

 


這則故事把煩惱比喻成「夢」,只要我們願意放下,就能從夢中清醒來。

無論你的煩惱是什麼,方法都是一樣的。

~~~~~~~~~~~~~~~~~

我當義工的時候,分別看望過兩位老婦人。


她們的人生際遇有驚人的雷同:都自小喪母,成為別人的養女;都嫁了一個酗酒的老公;兒子都很不孝順;兩人身體都不好,晚年都在洗腎。

然而,她們兩人的心境卻大不相同。

第一個老婦人談及往事,她處之泰然。
她說種種的不順遂,是她人生的功課,現在她年紀大了,該吃的苦都吃過了,所以她覺得自己真好運,人生像倒吃甘蔗,愈來愈順利。
這名老婦人,現在是某公益團體的義工。

第二個老婦人談及往事,仍然咬牙切齒。她指天怪地,罵兒子詛咒媳婦,她說老天爺對她真不公平!

這名老婦人,也跟那個公益團體有關,但她不是義工,而是受到義工關懷的憂鬱症患者。讓我印象深刻的,是她們兩個臉上的表情、散發的氣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當下讓我感覺: 中國人說的「相由心生」,真的非常有道理。

當義工的老太太,因為已經放下了煩惱,所以給人的感覺是祥和又親切,讓人很想親近,表情有如菩薩。

得憂鬱症的老婦人,還把多年來的不順遂、痛苦扛在肩上,她的氣息尖銳又暴烈,讓人避之唯恐不及,表情如同厲鬼。

然而,對於後者,其實我是深刻地同情的。她的一輩子都在吃苦,但她不但不願意放下那些苦,還要抱著那些其實已經遠離的苦難不放,讓它們繼續折磨自己。

也許,人生真的有太多無法逆轉的苦難、無法挽回的遺憾。也許在夜闌人靜的時候,我們會因此哭泣,覺得蒼天真是無情,竟然讓我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…但是,你我都不應該忘記,能將我們從痛苦的地獄拯救出來的, 絕對不是別人,只有我們自己。

人生有太多包袱,我們可以選擇將它一一扛在肩上,也能選擇瀟灑地放下它們,而能否放下,則會決定我們未來的人生,將繼續痛苦,還是可以享有幸福。

想擺脫惡夢的糾纏,唯一的方式是「醒過來」;

想忘卻人生的不順遂,唯一的方法就是「放下」。

 

.

,

citi3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